头条新闻 

大数据全程解密:《人民的名义》

该剧在芒果台,受到观众热烈讨论,这其中不乏有影响力的人。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之后,众多、非的开始大力推荐,而大量的介入,自然推动该剧的网络热度再次走高,成功走出原本芒果台的粉丝这个圈子,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正式走红。 1、强势+知名...[查看全文]

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国家药品谈判全程大解密

* 来源 :http://www.w1021.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7-30 04:31 * 浏览 :

  “我们跟企业的沟通非常顺畅,从企业提交材料阶段开始,我们就反复确认谈判的基本信息,以确保提交材料的完整性、准确性、谈判规则的合,同时我们召集企业召开了谈判工作方案的征求意见会,谈判前开展了一对一的沟通会等等,整个过程一方面是为企业提供服务,所有信息对34家企业公平公开;另一方面,每次沟通都不停地向企业‘降价’的信息。从最初企业在意向书上表示降价5%、10%开始,我们不停地信号——这个降价的幅度还要大一点,我们代表13亿参保人,全国医保这么大的盘子,并且整个谈判与医院、药店直接挂网,政策十分利好,希望企业能够抓住机遇、降价到位。应该说还是有利引导了企业的降价预期。

  2016年底,国家基本医保目录完成调整,并于2017年2月挂网发布。但在医保用药管理工作中,有些专利、独家药品临床价值很高、疗效确切,如果能够纳入医保目录,参保人员将极大获益,可这些药品价格较为昂贵,按照现有市场价格纳入目录,医保基金又难以承受。

  采访中,诺华制药(中国)市场准入部负责人罗亚向记者表示:“在降低价格预期的过程中,最打动我的是谈判前最后一次沟通会,我们企业提到了自己的难处,双方也就适应症范围等作了沟通,后来对于我们一些合理的,人社部也进行了部分采纳。我们看到,并不只是看价格,也会考虑企业的呼声和顾虑,所以的调整和让步促使我们作出了降价的决定。”

  唐霁松则跟记者分享了一些细节:“药学组和医保组分别测算出医保底价之后,从工作角度出发,当时有同志说是不是让两个组碰一下,后来我想,保密起见还是不能见面。这两个组是背靠背开展评估,底价相互都是保密的,因此医保组专家测算完成之后,部社保中心当时就让他们各自回岗了。”

  现场谈判也是,谈判企业随机分组;监督组现场进行监督、谈判全程;工作组现场根据药学组、医保组预估的支付标准来确定最终的医保预期支付价格,同时用信封密封后专人送达谈判现场。

  2017年6月16日, 34家企业、44个品种的谈判如期举行。由于全程保密,没有人能猜到医保的预期支付价格到底是多少,现场气氛异常紧张。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考虑双赢甚至多赢。特别是在最后一次沟通会上,有些企业对药品的限定适用范围提出很多疑义,我们及时把企业提给部医保司,并且向医保司,既然我们要通过谈判降低药品价格,那么在药品限定适用范围上也要有所考虑、有所扩大,让企业看到他的利润空间,这样才能做到双赢甚至多赢。医保司也是经过专家重新评审,最终给了企业一些较为满意的答复。”协议处负责人说。

  “企业有企业的底牌,医保有医保的底牌。沟通会上医保的领导经常说,‘除了医保预期支付价格不能给你,其他都可以告诉你’。我们也看到,这的确是事实。说实话,在这点上我很人社部领导,这个在谈判现场给了企业极大的压力,我们根本无从知晓医保底牌。”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殷劲群说。

  2017年3月24日至6月24日,整整3个月时间,人社部社保中心异常忙碌,常常下班时间早已过去好几个小时,办公楼里还灯火通明。事实上,一场决定参保人员福祉和制药企业命运的事件正在这里酝酿、发酵。

  “我们5月初对材料进行整理之后,就迅速进入到审核评价阶段。这项工作投入了协议管理处的全部精力。我们随机抽取了38名临床、医学、药学、药物经济学、医保经办机构、行政机构的人员共同做审核评估工作。5月12日至6月6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在社保中心组织了16次评估会,分别组织了临床、药学、药物经济学、医保等各类专家进行多轮评估,逐一对44个药品进行讨论、评价,提出预期的支付标准。为了体现谈判的公平,这次药品谈判在人社部内部设立了两个方向的评估组,一个是药物经济学评估组,另一个是医保基金支撑能力测算组。药学组主要是通过药品的临床价值、国际国内价格比较、同类药品参比等角度的分析,运用药物经济学的方法提出。

  由法律顾问全程合规,是此次国家药品谈判的两大创新举措之一;另一创新举措,则是医保大数据测算首次在医保政策制定过程中发挥作用。

  医保组则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68个统筹地区的309万数据,也就是44个谈判药品在医保方面的数据,包括费用信息、疾病病种的分布情况、参比药品在临床的使用情况、68个统筹区基金收支余的情况等,对医保增支情况、市场扩容情况等进行评估,然后通过医保大数据测算分析,找出影响药品价格的综合因素并赋予权重,提出单品降价幅度。这样把两个组的数据通过既定规则最后确定出医保预期支付价格。”协议处负责人说。

  “为解决这一问题,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的意见》提出的‘积极探索建立医疗保险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药品供应商的谈判机制的要求,人社部认真研究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做法,并总结了前期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和一些地方医保部门准入谈判探索的有益经验,在2017年版药品目定过程中提出对临床必需、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按照现有市场价格纳入目录可能给基金带来一定风险的专利、独家药品,探索建立谈判准入机制。即在2017版国家药品目录已有的甲类、乙类目录之外,新增设拟谈判目录。拟谈判目录由全国各省市近4000名专家以‘票决制’方式遴选产生,结果有45个药品进入拟谈判范围。按照,各省调整权限为国家乙类药品数量的15%,通常地方医保目录调整有半年左右的缓冲期,为确保新增药品能够进入地方乙类目录,谈判必须在6月底之前完成。”人社部社保中心副主任徐延君说。

  据颜清辉介绍,药品谈判工作从启动开始就强调依法依规、严格保密。部社保中心起草了《工作人员守则》和《保密承诺书》,参与相关工作的人员均需签署保密承诺书。参与评估工作和谈判工作的专家也需签署《保密承诺书》和《无利益冲突声明》。“我们评估组、谈判组的专家都是随机抽取的,抽完之后也跟他们声明了,如果发现与自己工作相对应的企业,跟自己关系特别好或者跟自己有利益关系,那就应该主动申请回避。”

  其实当时工作组也想过,要不要前一天晚上就把价格定下来?但为了确保医保方谈判的底牌无缝隙保密,作为工作组组长,唐霁松还是决定6月16日谈判当天临时确定医保预期支付价格。这样谈判进行了一整天,工作组也被关了一整天。从早上开始,传递医保预期支付价格的密封信封,就由专人源源不断从工作组的房间传递到各谈判组。即便是6月16日下午的谈判药品,其医保预期支付价格也不会在上午被确定,工作组都是现场定价、现场密封。可以说这次国家药品谈判基本做到了所有环节合规、核心数据全程保密。

  人社部首次开展的国家医保目录谈判备受瞩目,谈判历经哪些程序、医保底价从何而来、谈判结果为何出现“历史最大降幅”等等,此前多有猜测。2017年7月19日,随着人社部发布2017年国家医保目录谈判44个品种最终结果,我们也得以层层揭开个中谜团。

  除了利用大数据和精算技术反推单一药品合理的降价区间,在前期沟通中多次,引导企业降价预期也是此次谈判成功的重要因素。

  “记得报到当天晚上召集专家预备会,各方领导交待了原则、纪律、注意事项、谈判技巧,然后分组。20名专家分4组,每组11个药(西药9个、中成药2个),至于各组谈什么药,必须等到第二天正式谈判才见分晓。我们被通知谈判是从早上10点开始,每个药品可用半小时谈。第二天我们四个组长分别抽取谈判组编号时才知道,现场谈判所准备的两个评估组背靠背价格,也是由纪检组同志封存,并在谈判开始时才提供给谈判小组。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提前知道价格以及谁来负责谈判。”第一谈判小组组长、云南省医疗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王艳君回忆。

  作为医保基金支撑能力测算组组长,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局长金华说,医保组给出的谈判预期价格是基于医保现状,科学、充分测算,体现了基金可承受、参保人员享受新药科技药品的有效治疗、药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多方共赢的结果。医保组测算得出的底价是科学、严谨的,药品价格的医保基金可负担能力评估工作,始终科学性、公平性、性的基本原则。事实上,这次实践也为未来建立专家智库、制定医保支付标准等医保“精准服务”指明了方向。

  据了解,人社部社保中心是3月下旬被确立为此次药品谈判主体的。3个月时间、45个拟谈判品种,难度可想而知。为此,人社部专门成立药品谈判工作组。人社部社保中心主任唐霁松任组长,副主任徐延君、医保司副司长颜清辉任副组长。工作组下设谈判组、协调组和评估组,同时也设立监督组,由人社部机关纪委牵头对谈判进行全程监督。部社保中心协议管理和标准处负责具体的操作执行。